智庫中國 > 

彌合數字鴻溝 促進數字紅利普惠大眾

來源:中國經濟時報 | 作者:邱澤奇 袁東明 | 時間:2019-11-05 | 責編:申罡

數字技術的普及讓越來越多的人躋身數字時代,成為數字公民,享受數字紅利。但受多種因素制約,不同地區、不同群體、不同企業間的發展機會并不平等。加快解決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的關鍵是彌合數字鴻溝,一方面鼓勵企業降低服務成本,開展面向普惠的應用創新,另一方面要加大政府支持,提升公民數字技能,促進無障礙使用,實現普惠包容發展。


數字化轉型為普惠包容發展帶來機遇和挑戰


數字技術低門檻、廣覆蓋、深介入、快傳播的特征,使得數字經濟天然就具有普惠包容、綠色環保等屬性,進而成為促進各國經濟普惠性增長、社會包容性發展的重要動力。世界銀行《2016年世界發展報告:數字紅利》指出,與之前蒸汽機、電力等歷次技術革命相比,互聯網及相關技術普及到發展中國家的速度要快很多。事實上,數字技術的角色已從單一的通信手段或計算工具,上升為消除貧困、滿足不發達地區發展需求、助力弱勢群體、幫扶小微企業,最終實現全社會共享發展紅利的關鍵賦能手段。


另一方面,數字技術的擴散滲透程度從來都不是勻速的、無差別的。從全球來看,其應用普及路徑普遍呈現出由發達地區到欠發達地區、從城市到農村、從年輕人到年長者、從高技能到低技能人群的特點,由此帶來了發展機會的不均等。具體來看,可從網絡接入、業務使用、數據利用三個層次區分為以下三類數字鴻溝。


一是網絡設施的“接入鴻溝”。網絡設施的部署受制于經濟實力、自然地理、人口密度、社會需求等多重因素。基礎電信企業從市場規律出發,往往優先在成本低、經濟性較好的地區部署先進技術,再向成本高、收益低的地區逐步拓展網絡,由此形成了網絡普及程度的國別差異、區域差異、城鄉差異。對于部分因收益難以覆蓋成本、出現市場失靈的地區,就需要政府給予支持,如通過普遍服務機制來激勵企業部署網絡。


二是群體及個體間的“使用鴻溝”。數字技術具有使用技能門檻,一旦因知識、年齡或健康等原因,無法掌握技能和融入網絡時代的話,就容易在網絡使用方面出現鴻溝。對于20世紀90年代之后出生的青年一代,他們堪稱“數字原住民”,能熟練使用網絡設備,但對于年邁的長者就需要克服困難來學習數字技能,以免與數字時代脫節。此外,對于因收入水平原因而無法使用網絡的人群或中小企業,也需要多措并舉推動普及使用。


三是“數據鴻溝”和“知識鴻溝”。數據資源蘊含著無可估量的經濟價值,誰能挖掘和利用數據資源,誰就能在爭奪數字紅利方面先行一步。當前正在發生的事實是,在“贏者通吃”規律下,數字化技術先行者從網絡效應中獲益頗多,并匯聚起海量的數據,如大型網絡平臺企業在數據挖掘利用、人工智能應用等方面擁有了更大優勢。其結果是,掌握數據的和不掌握數據的國家與群體之間就出現了“數據鴻溝”和“知識鴻溝”,并在獲取數字紅利的機會上產生了“零”和“一”的差異,并將形成“強者愈強”的格局。


我國彌合數字鴻溝的主要進展


近年來,我國抓住千載難逢的數字機遇,采取了眾多舉措來彌合數字鴻溝,助力實現普惠包容發展。


一是持續提高網絡接入可及性。我國國土面積大、地理地貌復雜、人口分布不均衡,區域發展差異大,網絡部署難度大。為縮小區域和城鄉網絡接入鴻溝,2004年我國啟動了“村村通”電話工程,2015年以來國家財政支持電信普遍服務試點,到2018年底全國行政村通寬帶比例達到98%,行政村通4G的比例達到97%,在全球居于前列。


二是積極開展提速降費行動,改善費用可承受性。2015年以來我國大力開展網絡提速降費行動,通過開放固定寬帶接入、移動通信轉售業務,取消流量漫游費等舉措降低資費水平。工業和信息化部數據顯示,到2018年底按照固定寬帶單位接入資費、手機上網流量單位資費均降到2014年的1/10,由此帶動我國網民數量達到8.29億戶,其中手機上網用戶占比超過98%。


三是大力實施網絡扶貧,助力全面小康社會。2018年以來,我國先后提出并實施網絡扶貧、數字鄉村發展戰略,加快補齊貧困地區網絡基礎設施短板,推進農村電商、網絡扶智、信息服務、網絡公益等網絡扶貧工程,進一步縮小城鄉數字鴻溝,讓廣大農村人口通過分享數字紅利達到脫貧的目標。


四是創新數字技術應用,推動形成數字社會。企業不斷創新讓更多人群使用數字應用,讓數字紅利惠及更多民眾。如騰訊“為村”通過在普惠性社交平臺上構建地方性社區社交,把熟人社會的連通性資產轉化為社區資本,促進社區治理和社會發展;阿里巴巴“淘寶村”則運用數字技術平臺盤活地方資源,助力鄉村開拓全球市場。再如,騰訊對多款產品進行優化,開發出聲紋加好友、語音發紅包等功能,讓殘障用戶群體也能便捷地享受數字紅利。


同時也要看到,當前我國在彌補數字鴻溝方面還存在巨大提升空間。一是城鄉網絡接入鴻溝。2018年底我國農村互聯網普及率38.4%,遠低于74.6%的城鎮普及率。二是非網民規模巨大。2018年底為5.62億人,其中農村地區約占2/3,使用技能缺乏和文化程度限制是主要原因。三是區域間數字應用不平衡。根據騰訊研究院《2018年中國“互聯網+”指數》,我國數字基尼系數為0.59,處于相對不均衡狀態。四是殘疾人等特殊群體數字應用不足。以政務應用為例,2019年《全國公共服務無障礙建設情況調查》顯示,我國縣級以上政府門戶網站無障礙服務普及率低、效能不高,無法滿足重點服務人群的無障礙需求。此外,平臺數據濫用等問題也開始出現,大中小企業在數據利用方面的差距明顯。


進一步促進數字技術應用普惠包容的建議


在數字化轉型大潮中,要讓數字紅利最大程度地惠及社會大眾,核心是實現數字技術的廣泛普及和無障礙使用,重點是推進網絡接入、應用創新及技能提升、數據與知識可獲及等。


一是進一步提高網絡接入可及性,深入開展提速降費行動,改善網絡基礎設施環境。重點是深入落實國家數字鄉村發展戰略,加快建設農村寬帶網絡、移動互聯網、數字電視網和下一代互聯網等網絡基礎設施,彌補覆蓋空白,打通網絡基礎設施“最后一公里”。在深挖降費潛力、全面提速提質的基礎上,針對不同群體分類實施降費策略,讓特殊群體、貧困人口、中小企業等享受更大優惠。


二是持續提升個體數字技能,加速數字技術擴散,逐步縮小數字應用在群體間、區域間的差距。重點是采取多種手段降低非網民規模,包括對缺乏能力的群體,鼓勵家庭、親友及社區互助,加強社會的公共教育培訓;對有能力的群體,通過積極的社會氛圍促其轉變觀念。加大數字技能教育培訓支持,持續改善勞動者的數字技能,有效適應數字技術的快速迭代。積極推動數字技術應用新形態、新場景在各個地區的快速應用。


三是鼓勵和引導企業面向普惠包容加強應用創新。不斷健全移動互聯網信息無障礙標準,提升政府公共網站的無障礙服務能力和水平。引導企業利用數字技術強化在商業交易、消費服務、數字支付、社區治理等方面的應用創新,尤其是針對特殊群體的供給側創新,如針對盲人的人工智能服務、針對少數民族的多語言內容服務、針對農村人口的鄉村數字經濟服務等。


四是提高數據資產使用效率,妥善應對“數據鴻溝”。積極研究“數據鴻溝”和“知識鴻溝”帶來的新問題,既要提高數據利用效率,釋放數據紅利,同時還要保障好數據安全和保護好個人隱私;既要保護知識產權以激勵創新,也要促進知識合理有序擴散,以實現普惠發展。


(邱澤奇,北京大學社會學系教授、長江學者特聘教授、博士生導師;袁東明,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企業研究所副所長、研究員)


發表評論

我心狂野电子游艺
5分11选5计划网站 捉鸡麻将技巧 5分赛车彩开奖记录结果 股票只买跌和涨的吗 广西麻将打烂胡牌图片 极速微信赛车群 雪缘网 nba比分直播 二分彩票 老快3开奖 体彩河南11选五走势图 微信红包打麻将怎么玩 平特肖最长多少期开出 闲来江西麻将重制版 苹果 福利彩票深圳风采 排球比分直播吧 捕鱼王ll老板好